米蒂亞Midian

你好😉這裡是Midian!
主要畫一些玩梗的N格短漫,能不能看出來就看你們囉!
*裡面經常刷存在感的黑長直角色就是本人啦(≧∇≦)

不速之客的日记(一):开端

※注意

1.此篇文章为补完Midian的设定与身份所写。

2.以Midian的视角来纪录她的经历,句子前方的  *  代表说出来的话。

3.全篇不是『小说』而是『日记』,不会非常仔细描述每个角色和每件事情,剧情大幅度跳过时常发生。

4.观看愉快。

○西元2017年6月6日   三维空间○

  「经过多次的努力,我终于掌握了将自己的灵魂分离的方法,虽然真正进入的只有0.3%,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副作用,但终于……终于能到梦寐以求的二维空间去了!

  为了不让家人朋友发现,我让代码把基本的生活规律输入99.7%的灵魂裡,可能会变得和平常的我不太一样,但至少比变成植物人强多了。

不说废话了,走吧!」

○二维空间  第1天  遗迹○

  「穿过一道代码组成的隧道,进入眼帘的是一个亮黄色的空间,裡面吊着一张又一张的纸,上面有很多AU的名字。

*看来这裡是Ink平常待的地方,身为外来者的我最好不要被他看见比较好。

  我找到并打开前往UT的门,到达的地点是一片金黄色的花田,阳光从上方的洞口照射下来,让花朵看起来更加耀眼。

突然,有个身影从上面掉了下来,花瓣瞬间散佈在空中,我吓了一跳!第一次看到有人从自己面前掉下来!!

但当意识到那是谁后,我整个人都陷入兴奋中!

  Frisk?是Frisk!是我一直在看的那个面瘫小孩!天哪,现在该干嘛?要去扶他吗??但突然出现一个人会不会吓到他???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嗯?

  有什么半透明的东西从花田的底下窜出来了,Chara?Chara!所以旁白论是真的!但为什么我看得到祂?我的八字明明没那么轻才对!?

*啊!等等我!

  见到他们往遗迹的门移动,我下意识就凑了上去,不管了随机应变吧!

  孩子们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Frisk不仅没有害怕突然出现的我,还问我『我的脸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受伤了?』之类的话。

  嗯……这个身体是以我之前玩过的某个社交游戏的虚拟人偶为原型编出来的,虽然和我原本的长相有点出入,但绝对符合正常人类的标准才对啊?

还是这个次元的审美和三次元不一样,像素人眼中的审美标准我压根儿没概念啊!

  相比Frisk的关心,Chara的反应正常多了,他很警戒的质问我的身份,乱说话肯定会被当成可疑人物的!怎么办?

绞尽脑汁之下,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前辈的做法,虽然不知可不可行但也只能试试了!

*你们好,我也是一个人类,跟着我,我将引领你们走向完美结局。

  ……气氛一阵尴尬。天,好羞耻!但冷静,要表现出从容不迫的样子!

*不用害怕,我不会害你们的,走吧!

  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的我快步逃离现场,回头瞄了一眼发现两个小孩都一副黑人问号的表情。

  我们遇到了小花和羊妈,在后者的带领下进入了遗迹内,一颗闪耀的星星漂浮在红色的树叶上。

我很好奇除了我们之外到底还有没有人看得见它。

我是说,虽然HF的骨兄弟不仅能看到还能移动存档点的位置(这绝对是开挂了吧……),但毕竟是AU,原作又是如何呢?

  Frisk触碰了那个星星,时间线的代码大规模流动着,貌似在扫描整个世界的资讯。

当扫描到这裡时,一些小小的『白色乱码』从我身上闪烁起来,但只有一瞬间。

安全起见,我让系统扫描了一下这个身体……没有异常,那刚刚的是怎么回事。

✦档案保存✦

  羊妈走后,我们穿过了整个遗迹到达了『家』,Frisk一整路都没有杀怪,真是个好孩子。

虽然他差点被小幽灵的眼泪淹死的时候我挺心疼的。

为什么我不帮忙?手残党怕不是要帮倒忙喔……况且没一个怪物要拉我进战斗,是他们觉得小孩子比较好欺负还是咋地?

  反正我的灵魂只是个空壳,他们抢了也不能用。

✦档案保存✦

  奶油糖肉桂派的香气。

小羊房间的暖色调非常舒服,Frisk简单探索了一下后就躺到床上睡死了,留下我和Chara在僵硬的气氛中独处。

  从进遗迹开始,他三不五时就瞄我一下,懂得保护自己是好事,但被警戒的对象是自己还真有点难过。

乾脆我也睡一下吧,让这副身体休息一下也好(顺便躲过这该死的尴尬!)

我抱着双腿靠在离床不远处的牆边,慢慢阖上双眼。」

○二维空间  第2天  家○

「Frisk叫醒了我。睁眼时,我整个人倒在木製的地板上,身上还披着一件薄薄的被单。

离开房间,我告诉Frisk不要急着去找Toriel,先去别的地方看看。

*到新地方要先熟悉环境,不是吗?

不然以后连看的机会都没有了。

  挂在走廊牆上的一面大镜子,Chara一如既往的当着旁白,而我则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以后绝对不要再睡地板了……!

Frisk再次关心起我的脸来,这让我有点烦躁,正当我想反驳的时候,他说出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他说他看不到我的眼睛。

  他说我的脸上有一块大面积的阴影,他刚开始以为是光线的问题,但不管到了哪裡都没有退去,想继续问却担心会太失礼。

我完全不明白Frisk想表达什么,镜子就在我眼前,而我能清楚看到自己的容貌:在方形水色镜框下的是一双深棕色的瞳孔。

  我从以前就不喜欢拍照,一是对长相没自信,二是每次成果出来时,我的双眼总是死气沉沉。

或许是灵魂的比例实在太少了,这副身体的眼睛一点高光都没有,深邃得像要把谁给吃进去一样,说像死人都不为过。

  我不觉得Frisk在说谎,反正不影响我的行动,随它吧。

  羊妈飞也似的走下楼梯,她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门口。

Frisk一次又一次与火焰擦身而过,在我的提醒下,他开始按下饶恕按钮。

我并没有被拉入战斗,提出离开遗迹的人不是我,而且我也不想和Toriel战斗。

  终于,羊妈妥协了。她拥抱了我们,并特地交代我照顾好Frisk后消失在了走道的转角。

*知道了……妈妈。

推开遗迹的大门,雪白的道路呈现在我们眼前,我不由得兴奋起来!

*雪!是真的雪!Frisk你们快看啊!

  我放任自己在雪地上奔跑、踩出脚印,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雪!

『不就是雪吗?有必要那么兴奋吗?』直到Chara提醒我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完了,这下不仅是主角们,连宅龙都要把我当ZZ看了。

  放屁垫的声音从我和怪物的手中传来。

Sans得意的笑着,但当意识到是我主动转身握住他的手时,骷髅提出了疑惑。

*因为我之前看过这样的把戏。

  骷髅Sans,整个UT我最喜欢的角色,欣喜若狂都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被当成疯子也无所谓……我好想飞扑到他身上啊!!!!!

*初次见面,我是Midian,这是Frisk,你呢?

  但我要冷静……这已经不是在玩游戏了,必须谨慎行动才行。

  『快!躲到那盏便利的檯灯后面。』檯灯只有一个,我除了学SF!Chara躲岗哨外别无他法,无奈.JPG。

  『你只会偷懒!你这个懒骨头!!』小天使气急败坏的声音迴盪在我们的耳边,嘿……这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视频,裡面Sans各种冷笑话把Papyrus差点气成精神病患。

如果骷髅也会暴毙,那凶手基本就是某个微笑垃圾袋没跑了。

✦档案保存✦

  到底是怎么把一个石头看成人类的?我知道地底的绝大多数怪物都不知人类长啥样,但石头这东西到处都有吧?

难不成他们每天都在和石头斗智斗勇?想想就超逗的23333

意麵冰块应该生吃还是微波再吃,这是个问题。

伸长吧脖子,小犬汪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这彩砖也太亲切了,我强烈怀疑是旁边的机器在搞鬼。

*我知道你是镁塔顿,别装了。

*不理我?嗯……那之后我们再聊聊吧,好好的『聊聊』!

  Frisk在解谜时不小心滑到下面的区域,其实我可以等他自己走上来,但我偏不!我就要跟着跳下去!!

骷髅兄弟的雪凋像呈现在我们眼前,Papyrus的手艺真的比他的厨艺强太多了。

  『你们在跟踪我吗?』呵呵,没事别诬陷人啊Sans。

*明明是你自己在练习反复横跳,怪我们囉?

……看那隻吊在天上的神烦狗,笑得好惬意啊。

✦档案保存✦

  到达雪镇后,我们在兔子旅馆开了间房,我是没什么感觉,但Frisk肯定累坏了,让他好好休息──

打呼声也太大了吧?!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ヽ(`Д´)ノ

在三维空间就觉得很吵了,现在身临其境感觉更烦了!!

啊啊啊啊吵死了!再不安静下来我都想打人了!

  我将控制系统的面板拉了出来,一个淡粉色的投影屏幕出现在面前,密密麻麻的数字就是这个世界的组成要素,质量虽小却五脏俱全,我都不记得自己到底熬了几次夜就为了搞懂它。

代码……这个声音的代码在哪裡?!我要把它关掉……有了!

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终于……。」

※系统提醒:字数已达上限。

※下一篇   传送门点这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