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蒂亞Midian

你好😉這裡是Midian!
主要畫一些玩梗的N格短漫,能不能看出來就看你們囉!
*裡面經常刷存在感的黑長直角色就是本人啦(≧∇≦)

不速之客的日记(二):美好的旅途

※注意

1.此篇文章为补完Midian的设定与身份所写。

2.因为以Midian的视角来纪录她的经历,所以对其他角色的描写会少得可怜。

3.观看愉快。



○二维空间  第3天  雪镇○

「Papyrus挡住了去路。


  周围的环境被黑暗所复盖,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选项,第一次!第一次在UT裡战斗就是和小天使打,我感觉肾上腺素都涌上来了!

但头痛的地方也来了。Frisk、Chara和Papyrus不约而同地盯着我的灵魂,没办法,它长得真的太『独特』了。


  人类灵魂是单一颜色的爱心,怪物灵魂是白灰色的倒心,还没进入这个次元前我以为自己会是前者……但我错了。

它是两者并存的,一颗倒向的爱心被包复在正向的爱心裡,且不管是人类还是怪物的部分都只有白色的外框,其他什麽都没有。


  我记得分离前没有这麽空虚,至少人类部分还是有『个』颜色的──sorry,是『两个』颜色。一个在框上、一个在框内,具体是什麽我忘了,但都不是红的。

这也是为什麽我不亲自存档,因为我根本没有决心能启动它。


  『WOWIE!YOUR HAVE A VERY SPECIAL SOUL HUMAN!』庆幸的是Papyrus没有用异样眼光看我,果然天使就是天使(///▽///)



  『Blue attack!』外框染上蓝色魔法,轻盈的身体瞬间变得无比沉重,什麽东西?!这样是要怎麽躲啦!

从背后突袭的骨头直接打中我的小腿,伴随着毛骨悚然的折断声,我扑倒在了雪地中。


  『Midian?!』两个孩子近乎尖叫的喊着我的名字,我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赶快站起来迎接下一波攻击,但是……


我又摔倒了。


  『人类……我、我很抱歉!我没有那个意思!』骷髅得意的笑容坍塌了,What?


*你怎麽摆出那种表情Papyrus?这一点都不像你。


  『妳自己都没有感觉吗?!』Chara很难得地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看看自己脚!』


  我的腿,它朝着奇怪的方向弯曲了,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等一下,现在我是倒在雪地上对吧?为什麽我没有感受到任何温度?还有都走这麽远了,为什麽我一直不觉得累?


  我开始慌了。


  『不、不用担心,伟大的Papyrus会处理的!』战斗终止,小天使抱起我的身体往回跑,孩子们紧跟在后面,一路滴落的鲜血将雪白的地面变成了血路。



  骷髅将我放在了他家的沙发上,稀奇的是Sans也在,两个怪物和两个人类(ㄧ人一幽灵)就围绕着怎麽治疗我的脚七嘴八舌起来,有人觉得应该去图书”棺”借点相关的书边看边治、有人觉得直接把歪掉的地方掰回去再固定就好、有人觉得应该让我碰一下存档点,有人觉得应该让我吃东西回血。


*呃…其实我可以自己…


  『不用担心人类!我和Sans还有人类(福)会想办法治好妳的,在那之前不要乱动!』


  我无数次尝试想告诉他们自己可以处理,这副身体的修復程序能在短时间内把异常状态排除掉,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插手。

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稍微把注意集中在我身上,还各顾各的准备自己的『办法去了』,宽敞的房子只剩我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

…好吧,至少他们关心我这点还是很值得开心的。


但我现在该干嘛呢?



  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正躺在Papyrus的跑车大床上。

掀开棉被,弯曲的那隻脚已经被缠上了木板固定,我不清楚正确的处理过程是啥(全还给老师了),但思考这也没什麽意义。


  打开投影面板,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深夜,所以大家都去睡了是吧?正好,我需要调查ㄧ些事情。

为什麽我感觉不到疼痛?为什麽我感觉不到寒冷?除此之外还有什麽?最重要的是…当Frisk第一次存档的时候,那些『白色的乱码』又是什麽?」



○二维空间  第4天  骷髅兄弟的住所○

「彻夜未眠的给了我一点收穫,看来因为兼容性的问题,我的灵魂并没有完全和身体同步,结果导致ㄧ些官感的严重丧失。

好一个既视感重重的设定,魔法XX小X?不对好像比那还严重!

视觉、嗅觉、听觉这些都很正常,但触觉和痛觉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剩下的只有…。


  『人类!!!』


*啊啊!!!


  突然冲进来的小天使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失手把面板给开到和我家的液晶电视一样大(43吋),哇靠搞毛啊!!我吓得又赶紧把它关上。


  『WOWIE HUMAN!WHAT WAS THAT?』骷髅天真的看着我,我随便一个谎就给他呼咙过去了。

幸好是Papyrus看到…正当我这麽想的时候,门外的身影瞬间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那个微笑垃圾袋为什麽在这裡!!(不对啊这是他家怎麽会不在这裡,话说我讲话怎麽越来越像小花了?!)


  『嘿孩子,妳感觉怎麽样?』


*我、我好多了,谢谢你们…


  『Papyrus把妳弄伤了,这是我们该做的。』


*但是你们是怎麽…


  『我们可是查了一”篓”子的资料,一骷”篓”子!』熟悉的冷笑话和小天使的哀号声,我忍不住笑了,这两兄弟真的很有趣!」



○二维空间  第9天  骷髅兄弟的住所○

「整整五天,我都没有离开过雪镇。

小天使尽心尽力的照顾我,时不时还给我煮一些生化武──”特製义大利麵”,感谢他的同时正好也验证了我的猜测。


什麽味道都嚐不出来,连口感也是tan90°。


  明明逃过一劫我却感到有些失望,闻起来那麽香的食物吃起来的味道到底有多反差我还是想知道啊!



  和骨兄弟住在一起,我体验到了在三维空间都不曾有过的快乐,脑中甚至还有了乾脆就一直这样就好的想法。

但我心裡清楚那是行不通的,大家真正想要的生活不在这个,于是我启动了修復程序,骨折的腿几秒钟就痊癒了。

总不能让Frisk和Chara一直等我,也不能让Papyrus几个月都睡沙发吧?我这麽说服自己。」



○二维空间  第10天  火老闆的酒吧○

「儘管小天使拼命想挽留,但我还是决定和他告别,他给了我们他的电话号码让我们有需要随时联络。


  临走时,Sans邀请我们一起去Grillby's坐坐,就当是最后的补偿。看来我的受伤并不影响剧情发展,该来的还是会来。


  餐桌上,怪物和我们说起了回声花的事情,我很确定他在溷淆我们,但现在人太多了不好当面拆穿他。


✦档案保存✦


  到达了瀑布的哨站,我刻意慢了孩子们一步留在Sans的这一张地图内,并转头告诉他:


*我知道你说的并不是回声花,Sans。


  『嘿孩子,妳在说什麽呢?』


*那朵黄花的目的不单纯Sans,他最后惹出来的麻烦足以毁灭这条时间线。


  骷髅沉默了,但过了几秒又用轻鬆的口吻道:『看来妳是个时间旅行者,而且也没打算隐瞒了是吧?』


*你都看到我的面板我也没什麽好藏的了,记住我的话Sans,那朵花虽然危险却是决定这个世界命运的钥匙(关键),出结界后别排斥他,和他好好相处好吗?


*还有…我不只是”时间旅行者”那麽简单的存在。



  中二真是个要人命的东西,我刚刚是怎麽一本正经的把那一长串羞耻度爆表的台词讲出来的?!


  『Midian!!』Frisk冲过来一把抱住了沉浸在后悔中的我,并叙述了他们刚才躲在草丛时听到的事情,他看起来很害怕。

Chara责怪我擅自离队,还说小天使是多麽虚伪,前几天为自己弄伤了我而内疚满满,现在又要为了加入皇家守卫而抓捕我们,他简直不敢相信!


  听到这,我低下身子告诉他:


*我问你们,Papyrus看起来有非常乐意吗?


*他没有在Undyne面前帮我们说话吗?


*换作是你,你能坚定的告诉自己的长官,自己想和把大家封印在地底的敌人的后代当朋友吗?


  孩子们纷纷摇头。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立场,不可能因为自己的意愿而改变某些现实,那都是身不由己的。


*时代变了Chara,自从你死后地底就失去了希望,国王的愤怒感染了所以人,他们打破结界不只是为了自由,也是想为你復仇。


  『…我…』Chara抓紧自己的袖子,颤抖的声音夹带着哭腔,『我、我只想帮他们,只有他们愿意接受我…可是我搞砸了…!我还害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作为一个孩子,他承担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知道你不想要那样,你只是想让大家自由,而不是再一次受伤。


*但我们还有一次机会,我们可以改变他们的想法,”你”能带大家走出结界!”你”能拯救Asriel。


  『什麽?』小孩疑惑的看着我,『Azzy?但他已经…』


*你之后就会了解我的意思的,快走吧!在被发现以前。


✦档案保存✦


  当四个桥花种在水中排成一条线时,他们就会花。



  『恭喜啊!你解迷失败了!』到底是哪个(哔!)放这块牌子!整人呢!?



  『我只是还没准备好来承担起这些责任』



  小天使来电,我和Frisk如实告诉了他我俩的衣着。我一穿上或拿起有增减数值的东西,它们就会在一阵『黑色』乱码后自动掉落,嗯…所以我没办法装备任何东西是吧?

BTW,福在穿裤子的状况下又套了一个芭蕾舞裙看起来有够滑稽的233333



  Undyne现身在黑暗之中,蓝色的魔法长枪朝我们袭来! 

一阵”枪”林弹雨的追杀后,福和我都被弄得遍体鳞伤,而怪物小孩和没事人一样从草丛跑了出来,为什麽就他一点事都没有!?



  Frisk和Chara让我触碰存档点疗伤,不出所料的没有什麽卵用。


*我可以治疗自己,你们看!


  启动程序后,所有的伤和衣服破损都消失了,孩子们讶异且不解,但在我胡扯自己会点治疗小伤的魔法后就安静了。


  哈哈,说的我自己都觉得很假。


✦档案保存✦


  望远镜的视野一片血红。

『不满意?放心好了我会退你们钱的。』假赚钱真整人啊!!!



  『什麽是星星?

你可以碰到它吗?

你可以吃掉它吗?

你可以杀死它吗?

你是星星吗?』



  小天使再次来电,『你们会改变自己的穿着,所以我如实汇报给了Undyne,谁都没有背叛谁!』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麽跟他说:『不,我们为了你什麽都没换!这下我们死定了你这傻骷髅!』



  狗狗将神器给吸收掉了。



  水坑倒影出我们的面孔,这一次,我总算是看见了Frisk口中的景象,那块阴影是什麽鬼东西?!

但等等,我记得有个彩蛋就是这样,难道是因为那个吗?


✦档案保存✦


  这次变成了长枪插人类(?)的游戏了,尽全力的奔跑还是没逃过鱼姐的追杀,Frisk途中摔了一跤,地面突起的魔法贯穿了他的脚踝!


  『Frisk!!』Chara和我同时大叫,怎麽办?这样下去会在被弄下悬崖前被抓住的!


*我在这裡,撑着点!


  安抚因疼痛而泣不成声的孩子,我抱起娇小的身体继续往死胡同逃命,沿路血一直滴,该死!为什麽这个场景这麽似曾相似啊?!



  没路了。


  身着铠甲的皇家守卫队长朝我们逼近,巨大的压迫感和杀气让看过好几遍这个地方的我也感到无比畏惧,但在这种时候更不能动摇,我都答应羊妈要好好照顾主角们了!


  『Midian…』福的声音在颤抖。


*Frisk,抓紧我,不管发生什麽都不要放手!


*Chara,我们两个会没事的,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冷静!


  在一番酷似遗言的交代后,长枪破坏了桥樑,掉下去的刹那,两个孩子的尖叫声迴盪在耳边,木板的碎片在我们周围飞舞,紧接而来的是重力加速度的冲击。

”完了,要死了。”的想法从脑海中闪过,之后我就什麽都不记得了。」



※系统提醒:字数已达上限。

※上一篇   传送门点这

※下一篇   传送门点这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