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蒂亞Midian

你好😉這裡是Midian!
主要畫一些玩梗的N格短漫,能不能看出來就看你們囉!
*裡面經常刷存在感的黑長直角色就是本人啦(≧∇≦)

不速之客的日记(三):糟糕的发展

※注意

1.此篇文章为补完Midian的设定与身份所写。

2.观看愉快。



  「黑暗中传出模煳的声音,感觉非常遥远、却又异常熟悉:


  『嘿,怎麽又再沉迷那些虚假的东西啦?都几岁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

  『对啊对啊!看看这个最新的唇膏和粉底,不要再看那些小孩子玩的了,多打扮一下自己才有男生追啊?』


 * 吵死了,我喜欢什麽关你们什麽事!


  『什麽话啊?!我们是关心妳才这样说的吔!一天到晚玩那些五四三的,小心变成死宅!』


  *宅又怎麽样?我拿了全勤奖、所有科目一次全过,你们这些迟到成疾的办得到吗?!一味贬低别人的兴趣叫什麽关心?不懂尊重就给我滚!!」



○二维空间  第10?天  垃圾场○

「坠落的冲击让系统产生了错乱。当灵魂和身体重新连线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倒在黄色花圃上,而Frisk躺在我的身上。


*Frisk,你还好吗?


  没有回应,但呼吸很正常,太好了!只是昏过去而已。

但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我记得附近有个存档点,得快点治疗这孩子的脚才行。


*嗯?


  我开始佩服自己的后知后觉了。

直到起身我才注意到,碎裂的木头嵌进了右手裡,其中一个比较大的还刚好在手腕处,看上去像在自杀似的。


  *有东西堵着系统没法治疗……


  反正没有痛觉,我很顺手的就把异物全拔了出来,但拔最大块的时候真的把我吓得不轻,一道血喷泉直接喷faaawodemafydisosj(?)



  『欸…修小伤的魔、法是吧?』Chara突然出现,哦该死我完全忘了他,这下都被看到了啊啊!!


*喔你也在啊,刚刚怎麽没看到你啊?


  『那不重要,我知道妳在隐瞒什麽!既然站我们这一边为什麽还要谎话连篇?』猹的怒火直愣愣的朝这裡扑来,我知道有些人很讲求诚信但发这麽大的火至于吗?

 

*嘿小鬼,有些事情是没法当面说的,记得我们之前讨论过的立场话题吗?


  『……我看过太多次了,那些表面是朋友在背地裡却伤害别人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好人”,但我直到死都没有那个缘份遇到他们。』


  『Azzy教会我很多事情,他让我知道朋友就是能够倾诉心声、互相信任的人。』


  『妳为Frisk做的事情、为怪物们做的事情,我并不觉得那是”虚伪”的。但既然我们是朋友,就不该欺骗对方不是吗?』


  …无话可说了。

如果我继续掩盖事实就是名副其实的溷球了吧?但”告诉你喔,我其实是从别的次元来的!”,这听上去比说谎更扯的真相他会相信吗?

看在良心的份上,豁出去吧!


*我会告诉你的,但在那之前先治疗Frisk。至于到底值不值得相信就由你自己判断吧。


  走进下一张地图,我抓住福的手去触摸存档点,一股金色的魔法环绕他的全身,所有破损全部恢復了。


✦档案保存✦


*听好了Chara,宇宙不只有一个…。


  我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不管是二十一种结局的事情、平行宇宙(AU)的事情,还是不同次元的事情…複杂到说得我都觉得头晕了。

Chara从头到尾都皱着眉头,显然他的小脑袋解读不了这些庞大的资讯。


  『所以…妳出生的次元的组成比我们这个次元还要複杂,如果不捨弃掉大多数的东西就进不来是吧…?』小孩疑惑的语气总结出了部分的资讯,『我们宇宙的运转是由”代码”组成,而妳能够用这些代码让自己比任何人都强?』


*准确来说,我能操纵代码组成的”指令”让自己使用这个宇宙持有的能力。


  『在我面前露两手。』小孩半信半疑的”命令”我证明自己的言论。


  我微微一笑弹响手指,存档点的位置数据显示在粉色的面板中,这个宇宙也是存在座标的,”三个人的话传送一小段距离应该没问题”,这麽想着的我按下了指定的座标位置。



『等一下,这是哪裡??』Chara困惑于眼前高耸的山丘。


  *嗯,我错了!我好像有点太小看指令的能耐了。


  什麽一小段距离?这裡不就是和鱼姐正面对峙的那张地图吗?!哇靠直接跳过了大表哥小幽灵怪物小孩提米的剧情啊!连人都不在这是玩个毛线啊?!

但这样好像也不错,可以留点体力去解热域的剧情,约会什麽等普通结局过完再说吧!


  正当我这麽想的时候,背后急促的脚步声立刻断了我的幻想。


  『人类!!!』身着铠甲的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深入灵魂的呐喊简直比VITAS的歌声还要令人震撼!让我不禁想问…


*你们这个次元的每个人都会瞬移吧!!!那麽远妳是怎麽追上来的啦!!!


  抱紧福再一次开启了逃亡模式,途中果不然其然接到小天使的电话,但我没手是要怎麽接啊!系统帮个忙!!


  『嘿!我只在想…你们、我还有Undyne应该找时间出去玩!所以──』


*好好好我知道!等会儿在她家集合!!


  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明明跳了那麽多剧情为什麽Papyrus还是能准时打过来!这个宇宙的运作也太迷了吧?!



  『盔甲…太…热了,但我…不能…放弃。』在Sans无形的帮助下,总算是平安无事通过热域的吊桥。

我想为鱼姐倒杯水,但又担心Frisk会被地板烫伤,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下,福醒了。

他看到那个伤害自已的怪物陷入危机,第一时间竟是让我放下他并亲手为Undyne淋水,到底是心有多大才能干出这种事?


  目送离去的队长,刚恢復意识的主角马不停蹄地的进入下一个地图,要是我也有他一半的活力就好了。


✦档案保存✦


  『Tra la la. Beware of the man who speaks in heads.』搭着船妇的猫头小舟回到瀑布,我们与Papyrus在鱼姐家汇合。

为什麽不再传送一次?那啥…我怕又传错地点,我没有很熟悉这东西的操作(´_ゝ`)



  小天使跳窗后,鱼姐僵硬的微笑立刻变得杀气满满,她质问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麽,并打枪福想和她当朋友的愿望,『我永远都不会和你们这种人做朋友的!』


  等一下…这太超过了囉!


*这种人? Frisk一路上和所有怪物交朋友,不管大家怎麽害他都保持着礼貌和友善,请问这是哪种人啊!?


*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人类,但事实摆在眼前,这孩子只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天使,睁眼说瞎话也给我有个限度!!


  『Midian…好了,不要再说了…』被怒火冲昏头脑的我根本听不见孩子们的阻止,该死的!这群傢伙真当我没有脾气是不是?!


*我知道怪物们当中有不少好人,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妳!


*也不用说你们伟大的国王,自己下的命令自己事后再来后悔,不只两个孩子没了老婆也跑了无辜的六条命更被他害死了,他怎麽这麽棒、呢?!


  『人类…!妳会为妳说的话付出代价的!!NGHHHHHHHHHH!!!!!』


  Undyne来袭!」



○二维空间  第10?天  鱼姐家○

「今天真的有够长的,或者应该说是、经历的东西有点太多了。

和鱼姐槓上绝对不是什麽明至之举,但我的理智在当下全都被怒火给吞噬,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俩几乎把房子给拆了,就差没一把火点着而已。

我并没有按Fight键,但我把身边所有能丢的全往Undyne身上扔,而它们的下场就是被长矛毁成渣渣。


  最后我气得冲出门外,但队长不知为何没有追上来。

靠牆坐在假人旁边,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受够了我这个火爆的脾气,为什麽我总是控制不住!


  『闯了大祸哈!Foolish!Foolish!Foolish!』愤怒人偶在一旁喋喋不休,很好怒火又烧起来了!!


* xxx给我闭嘴!不要让我走屠杀就因为你这蠢货!!


  『What the?!那些黑黑的是什麽鬼东西?』假人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啊啊啊啊!离我远一点!』


  假人飞走了。

我看向自己,黑色乱码复盖了所有地方,手、脚、可能还有脸,如同虫子一样蠕动还紧跟着不放,噫好噁心!!

我试着用系统甩掉它们,但还没打开面板就BOOM了!!


  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连乱码都被吓得无影无踪了。

鱼姐、鱼姐家爆炸了?!然后Frisk和鱼姐走出来了??


『多亏你,现在我的心情好多啦!谢啦小鬼!』Undyne的怒火完全消失了??Why!How?


『喔对,还有告诉你的朋友。』"鱼眼”恶狠狠的瞪了过来,『这次就算了,但下次再敢拿Asgore说话,I’LL END YOU!』


哇靠谁先开始的这鱼也太不讲理了(╬☉д⊙) 


看来我这辈子是和她没完了。」



○二维空间  第10?天  宅龙的实验室前○

「我还是很好奇福是怎麽办到的,但我不敢问。


*谢谢你,Frisk…还有,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话的。


除了为自己造成麻烦道歉外我不知道还能说什麽。


✦档案保存✦


  接下来的剧情我都无心应对,情绪一直沉在谷底,哪怕是机器人烦人的纠缠还是博士丧心病狂的简讯铃声,这些曾经让我坐在电脑前烦躁得要死的元素都没法激起一点的起伏。


  我想当个”好人”,一个像福一样被大家爱戴的好人,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它总是像个不定时炸弹,只要踩到一个点就毫无预兆的炸了!

冷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做的那些事蠢爆了,明明知道打赢也不会比较伟大,但都脱出口了后悔也没用…。

我真是一个没有可取之处的白痴…。



  『嘿孩子,来条热狗吗?哼…妳看起心情不太好?来,多吃点。』违法商人问都不问就把热狗…?放在我的头上,我瞬间惊醒!


*嘿!!不要把食物放在我的头髮上!!你知道人类的头髮有多难清理吗(╬☉д⊙) 


『别担心孩子,这不会油的。』


*我听你再骗!!给我过来你这灵活的胖子!


  『我不是胖子,我只是”骨架”大而已。』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Sans的整人反而成救赎一般,不愉快都在那段追赶中抛到九霄云外,谢啦Sans。


但我还是想吃肉,给我肉(☄◣ω◢)☄



*嘿 RG 01,喜欢就直接上吧!


  『什麽?!』


*嘿RG 02,01有事情要告诉你!


  配对成功!两位可以接吻了(不



  『Oh darling,对着镜头笑一个嘛!』方型的镁塔顿在启动彩砖谜题后对着毫无反应的我说,『是妳说要好好聊、聊的,妳这样我们的观众看什麽呢?』


*我在笑啊,看不出来吗?(微笑) 


  『喔…那妳需要对着镜子多练习才行,如果妳能拿下脸上那块奇怪的阴影会更好!』


*你现在是想找打是不是…?



  冰淇淋小哥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微笑,Frisk看起来非常失望,他从刚才就一直想吃冰解暑。

至于我嘛…我一直留汗却感觉不到热,如果没有生存本能提醒我喝水我可能真的会渴死。



  『嘿,我听说你们要去核心,要不要先和我一起吃顿饭?』再次和Sans穿过捷径,我们到达了MTT酒店的餐厅,我顺便从中收集了一些有关传送的数据,这样能让我更快掌握这个能力的使用,以防之后…又传错地方ಠ_ಠ



  『你们会横尸此地。』骷髅空洞的眼窝真的颇吓人的,可同时我也好奇:如果Sans的”眼睛”可以隐藏起来,是不是表示他的视力和那两个白点没什麽关係呢?


  『嘿,放轻鬆,我只是开玩笑的。而且看看你们,连一次都没死过不是吗?』

是没死过没错,但你根本没保护我们好吗?!我抑制着想把刀叉丢进他眼眶裡面的冲动。 


『照顾好自己孩子们,因为有人真的很关心你们。 』


✦档案保存✦ 


『因为这次的事故,本酒店住房正提供优惠价格!一晚200G,感兴趣吗?』

贵死了!但我们真的很需要休息,今天有够折腾的。



  进了房间,福在宽敞的大床上翻滚了起来,Awwww~真可爱。

让我惊讶的是,房间右侧居然有淋浴间?!为什麽我不知道??喔,因为玩家看不到除了北面以外的牆壁。去你的TOBY FOX!


  我用指令複製了全新状态的一模一样的衣服,顺便还弄了两件睡衣出来(还有一个枕头)。

冲澡过后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晚安。」



※系统提醒:字数已达上限。


※第一篇   传送门点这

※第二篇   传送门点这

※下一篇   传送门点这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