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蒂亞Midian

你好😉這裡是Midian!
主要畫一些玩梗的N格短漫,能不能看出來就看你們囉!
*裡面經常刷存在感的黑長直角色就是本人啦(≧∇≦)

不速之客的日记(六):无标题

○二维空间  第11天  伊波特山○

「我一直在排斥去思考这件事。

我害怕如果这是真的,那我进入这个次元又有什麽意义?

但它还是发生了。

  结局触发点……我没办法踩上去,它变成一道透明的墙壁堵住了去路,把所有人和我隔开了。

我焦急的喊着,但他们好像什麽都听不见的继续前进,直到离开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不要叫了,Midian。』Chara站在福刚才的位置上喊住我,『他们已经听不到了。』


*Chara…你的身体?!


  幽灵的身体在橙橘色的光芒中越来越淡,彷佛下一秒就要完全消失。他看着自己逐渐透明化的双手,只是叹了一口气,『…所以,就这样了吧…。』


*为什麽你能那麽冷静!?我的天…放丶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的,只要丶只要!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怎麽办。这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中,但不能因为这样就什麽都不做!我想想...面板…面板?!无法运作?无法介入?!为什麽?怎麽连这里都是乱码??这白白的到底是什麽鬼东西!!!


  『我知道妳帮不了我,省点力气吧。』Chara平静的说着,『听我说完最後几句话,好吗?』


*我…但丶但是…。


【别骗自己了,妳帮不上忙的】

【别骗自己了,妳帮不上忙的】

【别骗自己了,妳帮不上忙的】某人的声音在脑海中重复着这句话…我关上了面板。



  自从Frisk出了结界後,我从他的身体中被拉了出来,彷佛是被某种奇怪的力量强行分开来一样。我很纳闷,我试图问Frisk发生了什麽,但就像妳刚才经历的一样,他什麽都听不见,就这样自顾自的走了。

妳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麽大家都没有发现我们不见了,为什麽他们听不见我们的声音?这点我有一个假设…


  是不是他们…【看不见】我们了?又或者把【我们】给忘了?


  我们的计画失败了,但为什麽我还在这里?为什麽我会醒来?是因为妳和Frisk的帮助。

但我已经死了,没办法和大家继续走下去。


  但妳也无法通过?这就很奇怪了。

妳知道所有会发生的事情,却没有办法直接引导我们走到这个结局,甚至在妳跳过必经之路的时候完美插入後面的事件。有什麽在限制妳,那东西到底是什麽?为什麽要做这种事?

哈…我也不知道答案是什麽,而且我没有时间去求证了。


 嘿, 答应我最後一件事好吗?帮我看着大家,保证他们安全的搬出伊波特山,拜托?


  还有,谢谢妳做的一切…带我们走向这个结局…嗯…但丶但别指望我会道歉,因为妳有时候真的很莫名其妙!总是摆一副大人的样子指挥这指挥那的…。


*我是啊?怎麽,看不出来吗?


  骗人…!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就是个大人


  那妳真是我见过最幼稚的大人


*你也是我见过最任性的小鬼。

*既不懂礼貌丶又不会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还只会瞪人…

*…却也是一个,可以为了所爱的人点燃自己丶为他人带来光芒的『天使』。

*Chara,你是拯救所有人的英雄…你做得很好,所以──


  在我说完所有的话之前,近乎与空气融为一体的幽灵化作了金色的花瓣,随着吹过的风消失在了远方。


*…安息吧。


  无助感在我心中蔓延开来。」



○二维空间  第12天  地底○

「大家开始收拾行李,准备搬出地下世界。

怪物走出伊波特山的消息不知道传到人类那儿了没有,照结局後的小剧场来看,我应该不用太担心他们之後的生活。

  我穿梭在怪物们之中,试着和他们对话丶试着引起他们的注意。但就像Chara所说的,没有人看得见我,我也无法碰到他们…我什麽都做不了。」



○二维空间  第13天  地上○

「就像被清空资料的硬盘,我的存在完全被抹除掉了。

怪物们的谈话,他们说【一个人类】路过了地底,并打破结界救了所有人。

到底是什麽力量能够在一瞬间清空所有人的记忆?


还有,我今天该睡在哪呢?我不想再去新家了,那里总让我睡不好。」



○二维空间  第14天  MTT酒店○

「反正永远歇业了,我睡哪也没人管。

睡醒,一阵空虚感立刻窜了上来,热闹的首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变成了空城,就连贵得要死的房间也没人要来住了。

淋浴间的水不流了…看来昨晚是最後的一次冲澡的机会,之後去雪镇看看吧。


  核心也停止了运转,所以这里要变凉了吗?呵呵…不知道,感觉不出来。」



○二维空间  第15天  MTT酒店○

「…为什麽一睁眼就一阵晕眩?我怎麽了?怎麽视线会这麽模糊?」



○二维空间  第16天  MTT酒店○

「…奇怪,我是又睡死了吗?从昨天早上一直到现在?这绝对不正常…

面板显示出的检查结果是饥饿?喔对…我多久没有吃东西了?但这里还有食物吗?。」


○二维空间  第17天  乌龟商人的店铺○

「不行…这里什麽都不剩了,就连提米的水煮蛋也不见了。天…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得到其他AU或时间线去才行。


  有动静。谁?这里不可能还有怪物,Frisk?不对不是他。不要过来…我警告你不要过来…不然我…


【系统警告】饱食度过低,已陷入昏迷。」



○二维空间  第?天  ??○

「全身苍白的怪物盯着我看。你们是…Gaster的追随者?你们看得见──


*唔?!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麽,没有脸的那位就往我的嘴塞了一块带着白色乱码的东西,这是…Muffet的蜘蛛甜甜圈?但是是白色的,贴图错误吗?

管它的,先吃了再说。

之後其他人也陆续送了很多食物过来:意面丶热狗丶派…等等等。对了!如果我复制这些数据,以後就不用担心再发生这种事了!


  填饱肚子後总算是不晕了,我起身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瀑布,而是一个狭窄的小房间。

杂乱的声音从身後传来,是Gaster!但他在说什麽?


*那个,是您和大家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吗?

*谢谢您,但为什麽要帮我呢?


【系统正在翻译…】『人类…妳不该在这里。』

【系统正在翻译…】『妳已经完成了这条时间线的剧情…应该离开了。』

Gaster的声音非常吵,我不知道该怎麽形容,但如果说我联想到什麽…应该是数据机。


*离开?但是我…我想要的结果不是这样的!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是您吗?阻止我和大家一起通过的人?!


【系统正在翻译…】『排斥妳的不是我或其他人,而是这个世界。』

【系统正在翻译…】『妳是个外来者,本来就没有所谓的”妳想要的结局”,”妳”不属於这里。』

听到这,有什麽东西压住了我的胸口,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那我应该怎麽办?我花了那麽多时间丶花了那麽多心血,结果什麽都得不到?

*不仅如此,就连我和大家共同的回忆都无法保留,那我进来这个次元到底有什麽意义?!

*因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居民,因为Chara本来就该死了?这不公平!!


【系统正在翻译…】『这世界本来就不公平。』

【系统正在翻译…】『我们都是被世界排斥人。』


*……这不公平。」



○二维空间  第?天  ??○

「我就像一个失去方向感的罗盘,在Gaster的房间无意义的打转,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到底过了多久了呢?这个地方面板都显示不出时间。」



○二维空间  第34天  Doodle Sphere○

「真不敢相信我在(Gaster)那里待了两个星期,是我的时间感开始错乱?或者是房间内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算了,那都不重要了。


  和G与追随者们相处的这段期间,内心的空虚感减轻了很多,尽管他们总是说着高深到像在胡扯的理论,但比我自己一个人待着好,至少有人陪着…。

前皇室科学家也时不时提醒我”替自己想想”,我继续待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加深自己的痛苦而已。

最初我会反驳他,但一天天过去,我的情绪渐渐冷静到能思考後,我发觉他是对的。


  每次睡着,朋友们离开伊波特山的画面一次次上演,还有Chara消失在眼前事情也是…压抑总是让我突然惊醒;而当意识到那不只是场恶梦时,我陷入了严重的焦虑中。

几次过後,梦境成了我非常恐惧的东西,我几乎不敢阖上双眼,害怕那些画面又会出现。


  理所当然的,我失眠了。

再这样下去,这副身体一定会出事的,但离开这里我又该去哪呢?

Gaster建议我回到三次元去,但他知道我不会答应的,所以又给了另一条挺给力方案:

『给自己立一条明确且长远的目标,并一一实践它,但记得…不要做会让自己後悔的事。』」


  我离开了Undertale,我的目标就是:【收集在这个次元能找到的所有资讯】

在UT能够收集的资讯太少了,於是我到了其他的平行宇宙,第一站当然是AU的始祖:Underfell。

Frisk如预期一样从洞口掉了下来,Chara也出现了。但这次,我想试点不一样的。

如果我走在主人公旁边会被挡在结局内,那要是我一开始就附身福会怎麽样呢?


  我试着做了,而我在第一次触摸存档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出现乱码。所以…那些白乱码只有侦测到我时才会出现?这情况就像是某种扫毒系统的警报器,诡异…。


○二维空间  第?天  游戏结束?○

「GAMEOVER介面…我没想到自己会看见它。

Fell小花让我们自己过尖刺谜题,而我没有踩到正确的路,收回去的尖刺直接将福刺穿。

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了这里,Frisk没有在附近,我也没有看到【继续】或【重置】的选项。

  …意思是我必须重来一次?在这个”杀与被杀”的Fell世界玩不存档通关吗?我已经想打退堂鼓了。」


○二维空间  第43天  Underfell-雪镇○

「我到底死了几次?(或者说我害死了福几次?)

还有平时觉得很可爱/帅的Fell!Sans的笑脸现在居然让我感觉怒火中烧?别人死命逃跑他在旁边说风凉话的样子看了就想打!这感觉差距我有点消化不过来…。」


○二维空间  第57天  Game over介面○

「我必须想办法调整情绪,不然我真的要杀人(怪)了。

如果用”Undyne”来形容能惹毛我的人,那Fell世界绝对就是鱼姐的巢穴了。」


○二维空间  第66天  Game over介面○

「我真只庆幸自己没有痛觉,死亡这件是因为它的消失都变得没什麽了。。」


○二维空间  第68天  Game over介面○

「Sans!!!!!!」


○二维空间  第89天  Game over介面○

「死了这麽多次丶被怪物们///了那麽多次,我都懒得生气了(或者没感觉了?),习惯真是种可怕的东西。」


○二维空间  第92天  Underfell-Asgore战○

「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吗?我连动都不想动了,毛茸茸坏坏先生。」


○二维空间  第102天  Doodle Sphere○

「事实证明,我依然过不去结局外。所以Gaster说的对?根本就没有属於我的结局。

但意料外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一开始的那种压抑,而是”啊,果然吗?”的平淡感想。

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

但至少发现了一些新的资讯,也算是有点收获吧?去下一个AU吧。」


○二维空间  第102天  Underswap-遗迹○

「和Fell系一比,Swap的每个人都是天使。

既然知道我怎麽样都没办法出去,那也没必要附身了,像UT那样玩就好了。

而且我发现,怪物们的攻击已经打不到我了,我的闪避技能什麽时候点满的?」


○二维空间  第103天  Underswap-雪镇○

「蓝莓真可爱,烟枪也很可爱,每个人都好可爱。」


○二维空间  第104天  Underswap-实验室门口○

「宅鱼和宅龙有很大的区别,这里的Undyne总给我一种书呆子美女的感觉,与UT的鱼姐有着完全不同的魅力。」


○二维空间  第105天  Underswap-新家○

「即将迎来普通结局。」


○二维空间  第105天  Underswap-审判长廊○

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大家

原本以为已经接受了出不去的事实,但在Papyrus的审判之後,那种空虚感…它又来了。

我不能以这种心情再看一次结局,我不能让Chara和Frisk看出我的异常,他们会起疑心的!

但我控制不了…拜托不要在这种时候…!


○二维空间  第106天  Underswap-雪镇○

「我做了一件从没想过的事情,我说服了Chara,让他留在地底生活。

不对,这样不对!这不是我应该做的,怪物们不该困在这里,他们必须得到自由!

然後丶然後我…又得被困在这里…一个人。


○二维空间  第107天○

「我不断告诉自己这不是自私这不是自私这不是自私…但我想骗谁呢?」


○二维空间  第115天  Swapfell Red(【修改记录】swapfell丶Fellswap)○

「红梅和大狗,他们是我非常喜爱的角色,尽管他们让我久违的受伤了。

於是我阻止了结局,再一次。」


○二维空间  第118天  Underswap-雪镇○

「既然都留在这里了,那我是不是该换一件适合这里的衣服?又或者…每到一个AU都要换?

但在Fell系的世界,只换衣服感觉好像不够带感…应该需要来点…破损?伤口?

我记得系统可以还原之前的操作…」


○二维空间  第120天  Swapfell-遗迹○

「重名的AU?虽然题材也很相似,但人物明显不是同一个画风的,举例来说的话:

Swapfell Red(已修改)是UF的Swap化,人物穿着是黑红金的色调,剧情偏向Fell发展;

Swapfell是US的Fell化,人物穿着是紫色调,剧情偏向Swap发展。


差距那麽明显,那些搞错的人到底是肿麽回事?

这样要Dreamtale和Dreamtale丶Horrortale和Horrortale(已改名Undertomb)怎麽混下去?」



○二维空间  第122天  Swapfell-遗迹出口○

「久违的死亡。

Papyrus…昵称好像叫财迷是吧?他想打劫我和Chara,但我身上一毛钱都没有,Chara更是没有反应过来,然後我们一起被骨刺给贯穿了。」


○二维空间  第122天  Game over介面○

「即便我和怪物战斗也无法得到Gold,和装备一样,那都是有”数值”的东西。

但没有金钱,财迷是不会让我们通过的,而且之後要钱的恐怕还不只有他。

虽然这样像在作弊…但我别无选择。


【行动】修改代码-Gold-调整至上限数值


“9”突破了我的菜单外框。」



※系统提醒:字数已达上限。


※第一篇   传送门点这

※第二篇   传送门点这

※第三篇  传送门点这

※第四篇  传送门点这

※第五篇  传送门点这

※下一篇   传送门点这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