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蒂亞Midian

你好😉這裡是Midian!
主要畫一些玩梗的N格短漫,能不能看出來就看你們囉!
*裡面經常刷存在感的黑長直角色就是本人啦(≧∇≦)

不速之客的日记(七):*标题?为什麽需要那东西?

○二维空间  第123天  ○

「对了,在去另一条时间线之前,骨刺造成的伤口得处理一下…。啧,手脚和胸口都是"洞"…突然觉得红莓的划伤没什麽了。

  完全修復伤口会消失,但不修復绝对会感染然后坏死,但这样的"装饰"可不是每次都有的。

  "装饰"?我真是够病态的。

  幸好系统很好修改,只要修復到不致命的程度并隔绝细菌代码,再用绷带将"洞"挡起来就好,但哪裡有绷带呢?」

○二维空间  第130天  Swapfell-骨兄弟家○

「有了无限的金钱后,收买说服Swapfell的住民变得非常容易,和先前一样,我们住进了骨兄弟的家裡。

为了舒适生活,我买了/複製了一些崭新的生活用品,顺手把他们的欠债给缴了,这可把骷髅们开心坏了 。

  虽说紫莓非常的粗鲁和凶残,但至少还是会关心我们的(但是是用骂的。)

他的食物闻起来太可怕了,他们是穷到连新鲜的食材都买不起吗?就算没味觉我也一口都不想咬。

  至于财迷…自从我承担起家裡的财务后他简直散成一堆骨头(?),各种放纵自己偷懒,还用收房租的藉口跟我拿零花钱。

我开始后悔为什麽要帮他们了,我TM不是提款机啊大哥ಠ_ಠ」

○二维空间  第138天  Swapfell-骨兄弟家○

「Papyrus问我"钱是哪裡来的?"、"身上的绷带怎麽那麽多?",我选择了沉默。」

○二维空间  第141天  Game over介面○

「SF!Chara和我在閒晃时被其他住民找碴了。

我身上有巨额的事情在地底传得沸沸扬扬,想当然尔就会有心生歹念的傢伙想参一脚。

  同为Fell系AU,他们的攻击我已经见识过无数次,所以毫无悬念的获得胜利。可就在我按下 Mercy键并转身离开的时候,对方的武器突然贯穿了我的脖子

  在失去意识前最后记得的只有…被喷发的鲜血染红的视野、小怪噁心的笑容,和Chara高八度的悲鸣。

竟然会被小怪背叛杀…我太大意了。」

○二维空间  第159天  ○

「我是不是该…"保护"一下自己了?

  我在Game over介面裡思考了很久,Fell系AU处处藏着危险,不是所有被饶恕的怪物就会愿意从良,或许我需要防身用的武器?系统应该能帮忙弄出来。」

○二维空间  第160天  ○

「我的灵魂…每次受到致命伤害它都会颤抖,却没有因此碎裂。

福和猹受到攻击时血量都会下降,身上也会出现伤口,HP归零立刻死亡。

但血量0、防御力0的我却能承受非致命的伤害,如果我不是不死之身应该一碰就挂了才对。

  我得继续收集资料才行,五个宇宙的情报量根本不够。但首先,我必须先充实自己。」

○二维空间  第177天  ○

「我开始研究魔法的代码。

除了之前的瞬移,小花的颗粒、羊妈的火焰、骷髅的蓝色攻击…这些招式都有等级划分。

简单的招式能多个同时使用,但强大的攻击非常难控制,能"召唤出来"和能"自由运用"是两码子事。

  连瞬移都无法掌握确切着地点的我,想要学Gaster Blaster那样的招式恐怕还得加把劲了。」

○二维空间  第223天  ○

「我花了很多时间到各个平行宇宙探索,也把UT、UF、SF的时间线给补了回来。曾经产生的疑问在这过程中渐渐有了答案,但资料等我整理好再放上来吧。」

○二维空间  第232天  ○

「那些不友善的AU给了我变强的机会,我能掌握的能力日渐增加。

如果说那个背叛杀我的小怪教会了我什麽,大概就是【不是所有人都值得怜悯】吧?

我不是Frisk或Chara,我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好人。」

○二维空间  第242天  ○

「今天我遇到了她/他,和我一样深陷于"游戏"到进入其中的人。

我们聊了许多话题,包括原本生活的次元的事情,这过程对我而言是多麽的惬意,压抑许久的东西终于找到发洩的管道。

  但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临走前她/他告诫我:

『我们不是第一个进入这个次元的玩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而我们想得到的只是未来。如果妳打算和之前的我一样欺骗自己,那妳还是回去吧,没必要在这裡徘徊。』

...完全听不懂她/他在说什麽。」

○二维空间  第244天  新生的AU○

「以前有新的AU诞生,我都不急着去看看,因为他们通常都不够成熟,代码也很凌乱。

但这次的这个不同,它看上去非常特别、拥有潜能。

  一进门,一股浓浓的黑烟立刻把我呛得睁不开眼,遗迹的洞口矗立着无数红色的排烟管,还有无数的提米玩偶。

羊爸是遗迹的看守者,而且看上去和UF!Toriel一样紧张兮兮的…所以又是一个Fell与Swap结合的世界吗?

这麽说我能看到另一个版本红梅和大狗吗?」

○二维空间  第245-260天  ○

「【此日期范围的文章已被隐藏】」

○二维空间  第261天  Undertale○

「所有资料收集完成后,我回到了UT准备最后的整理工作。可在遗迹花田迎接我的不是福和猹,而是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类孩子。

  ta的脚受伤了,并哭喊着向我求救。不…不!不应该这样的!这孩子是哪裡来的?!这会打破所有平衡,这会毁掉我的容身之处。

但ta只是个孩子…一个无助的孩子…我该怎麽办?我到底该怎麽做才好??」

○二维空间  第262天  Undertale-遗迹花田○

「我为那孩子固定好了骨折的腿,并让ta服下了止痛药,副作用使其陷入昏睡。而我又失眠了。

  【我不想再体验做白工的感觉了,不想再被"朋友"抛弃了,不想再无处可去了!】这些想法不断从脑中冒出,彷彿恶魔的低语…。

  没错…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有新人类坠落,不能让大家有出结界的希望,我不能…让那孩子存在!

○二维空间  第263天○

「经过这几个月的尝试,我总结出了一些结论:

1.

我无法装备任何东西,HP和DF数值为0,AT会随着输入的指令而变化,最低零伤害、最高无法计算。

2.

我无法吸收经验值,LOVE也不会增加,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偏离本心,我就是我。

3.

这副身体就算死掉也能靠系统完整修復,只要灵魂不碎,我在这个次元便是不灭的存在。

3.兼容性导致触觉、痛觉和味觉丧失,这在某方面算是好事,至少被攻击的时候我不会痛得半死不活的。

4.

菜单显示的数值是灵魂的资料,HP 0/0……直接被攻击恐怕会悲剧,所以我编了一个保护灵魂的代码。但Error!Sans会干扰它的运作。

5.

白色乱码和我情绪不稳时产生的黑色乱码不同,它们是时间线的侦错反应。

6.

我对这个次元来说是『病毒』,一旦死去就会被关进GAME OVER画面裡。

6.此时已经不能干涉该条时间线,再次进入会导致运作崩坏,一切消失无踪。

7.

屠杀线后的世界一片虚无,什麽都看不到,只剩风的声音在耳边缭绕。

8.

只要达成结局,所有人对于我的记忆会被这个世界强制删除,甚至再也看不到我。

8.那些用手说话的人除外,因为我们同为被世界排斥的存在。承

9.

活物的代码会不断更新,干涉/修改的后果只有毁灭。」

○二维空间  第271天  ○

「今天下午和福猹小天使一起到鱼姐家做菜,别看小看我,我可是有执照的厨师喔!一顿炸厨房后,我们邀了其他人一起到瀑布享用晚饭,大家吃得其乐融融的样子对厨师来说就是最大鼓励了。(T⌣T)

  当天深夜,我确认完家裡的其他人都睡死后起身前往UF。

因为时间差的关係,那裡还是中午,我拿出偷偷做的饼乾送给Frisk当点心,顺便牵走了桌上的午餐(三份Boss的意麵),抱歉啦各位!

  到了US,我用一份意麵和Chara换了点巧克力,并把手上的三份食物拿去捐赠SF的穷人们(骨兄弟和猹。)

  赶上SFR的午餐时间,红莓非常生气我跑不见的事,虽然对他而言只过了十分钟。我躲在大狗身后,虽然一点用都没有,但能假借害怕的名义吃豆腐抱到他就算赚到了( ^q^)

在和朋友们的嬉闹之下,漫长的一天结束了。

○二维空间  第272天  ○

「每天在不同世界来回跑,利用时差来陪伴所有人,并时不时去探索新的AU,这就是我现在的日常。

虽然有点累 但我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被朋友们围绕着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幸福。

即便必须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再让它从手上溜走。

你觉得如何呢?偷看我笔记的陌生人。

※第一篇   传送门点这

※第二篇   传送门点这

※第三篇  传送门点这

※第四篇  传送门点这

※第五篇  传送门点这

※第六篇  传送门点这

※下一篇?你还想再看吗?好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