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蒂亞Midian

你好😉這裡是Midian!
主要畫一些玩梗的N格短漫,能不能看出來就看你們囉!
*裡面經常刷存在感的黑長直角色就是本人啦(≧∇≦)

不速之客的日记(十)

○二维空间  第407天  ○

「现在是凌晨5点44分,我位于UF的MTT餐厅,我刚回来…从那场时间线的灾难中。事发到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那种九死一生的危机感仍然没有消停,心脏像是要蹦出身体似的死命跳。


*这不是屠杀…这是毁灭…人类和怪物、地底和地上世界、整个时间线的代码都消失了…。


  对这个次元来说,代码和数据就是一切,消灭了它,等于将一个东西的存在彻底抹去…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在代码没了的那一刻通通归于尘土…。

  有些人为了探索可能性而打屠杀,但那是在他们觉得这只是个『游戏』的基础上,可那个玩家…他明知这个次元的住民都是真实存在的居然还──理由?苦衷?少鬼扯了!除了恶意报復和愉快犯我真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


  『谁在那裡!』手电筒的灯光突然从附近扫过,我被刺得眯眼,这裡的保安来巡逻了?该死,被抓到的话会给Papyrus添麻烦的。

  

【指令】舞台聚光灯-闪烁


  黑暗的环境被五颜六色的灯光闪得什麽都看不清楚,趁着警卫被闪瞎眼的间隙,我瞬移回了雪镇和瀑布的交接──Sans的第二个岗哨。

  看到身旁闪闪发光的存档点时,我无奈叹了口气。


  就算已经脱离只能用面板进行操作的日子,我的瞬移还是得跟着这颗星星跑,没法像Sans一样来去自如,不知道是因为玩家本身的限制还是什麽,总之麻烦得要死!

  必须想个办法解决这问题,不然再遇到刚才的状况,我可没有再全身而退的自信。

  瞄了眼系统面板,凌晨6点…Boss今天要早起,还是快点回去以免被发现,至于那个玩家,我打算慢慢观察。」



○二维空间  第410天  ○

「基于方便观察的理由,我最近一有空就到UF待着,但那个玩家的代码都没有出现,是刻意避开我吗?还是说…。

  为了让自己冷静,我特地跑到桥之种的隐藏道路那,对!就是有张长椅和一朵回音花的那裡。

  听着涓涓的流水声,一首旋律在我脑中浮现,在这种地方…应该没人会听见吧?我清了清喉咙,开始唱起那首从儿时听到现在的歌曲:


♪雨夜花~雨夜花,受风雨吹落地,

无人看见暝日怨嗟,花谢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有啥人通看顾,无情风雨误阮前途,花蕊凋落欲如── 


  『喂!』突然冒出的声音打断了我,怪物小孩躲在转角的入口处,疑惑的盯着这儿瞧,『唱的什麽火星语啊?』


*火星语?呵,这你就不懂了~


  『妳说什麽?!我怎麽可能不懂!』唉呦这小脸蛋鼓的真可爱,『反正一定是外语!』


*(这答案也太笼统了…)呵,算你对吧!这是我的母语。


  『母语?』MK从角落走了出来,在长椅的空位前奋力一跳,轻轻鬆鬆在我旁边坐下,『怪不得妳说话都有种奇怪的口音,听着有够彆扭!』


*说话客气点小鬼,至少你听得懂啊~~~~~(我伸出手想戳MK的脑袋)


  『不要碰我!』小恐龙扭头迴避进攻的手指,这让我的玩心不减反增,不断移动身体往右侧逼近。

  『这是妳逼我的!』烦躁的小脸突然充满杀气,锯齿状的利牙狠狠地咬住了我的食指,喀喀的声音听得我一阵鸡皮疙瘩。


*(……玩脱了。)


  『呿!有点反应好不好?』咬了大概二十秒他才鬆口,期间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要尖叫呢?还是冷静的叫他放开呢?想着想着就呆滞了。

  伤口往外滴着血,外观看上去并不严重,但听声音…裡面的骨头应该碎了,咬合力真是惊人。小恐龙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什麽好事,只是用一种"妳活该"的眼神盯着这裡,要是让他去咬Frisk后果不堪设想。


*小鬼,你咬我无所谓,但别去咬Frisk知道不?


  『他才没妳那麽无聊呢!』MK翻了个白眼,『还有我有名字,别整天小鬼小鬼的叫!』


*我也有名字,但你也不叫啊?想要别人对你好,你要先为别人付出,懂吗?


  『不懂!』叛逆的小毛头跳下椅子,气冲冲的离开了我的视线…所以我才讨厌小孩子,特别是任性又无理取闹的小孩!


  在MK离开后,我又独自待了几分钟,继续沉静在流水的沉寂中…就在我觉得差不多要走回雪镇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脚步往这边靠近,有怪物特地来接我了。

  『人类!』伴随着高亢的怒吼声,Boss怒气冲冲的踩过桥之花走到我的跟前,身高的差距让我光是抬头就感觉脖子要断了。


*怎麽了队长?这麽怒气冲冲的,又遇到什麽烦心的事了吗?


  『妳…!』高个子骷髅倒吸了一口气,『伟大的Papyrus警告过妳多少次,向妳这样的人类在外面到处跑,怎麽死的都不知道!为什麽就不能学另一个人类乖一点?!』


  (学Frisk?!我才不要待在家裡傻傻的待着,这和我在三维空间的生活有什麽两样?)


*对不起啦队长,因为我有点无聊…但你不用担心,看!我一点事都没有啊?


  『够了!』Papyrus看着我在原地转圈,深深叹了口气,『回去了!』


*了解!(≧∀≦)ゞ


  跟着那高大的身影,我们一点点的往雪镇的家中前进。」



○二维空间  第414天  ○

「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毫无动静…。说实话,我讨厌UF的地底,糟糕的治安先不说,最让人头痛的点在于整体的气氛,永远那麽阴森和充满危机感。

  大家都调侃UF的人物都是傲娇,但亲身经历过就会明白,这真的只是"调侃",并不是每次的仁慈都能唤起他们的良知,得到的反而是更加恶劣的报復。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是我亲手将离开这个地狱的门彻底封死。

  每每看着Asriel和Chara,脑海中总会浮现两个画面:遗迹中的Toriel和在城堡裡的Asgore。

  他们都在承受着难以想像的精神折磨,还有那六个人类灵魂也是,而我却置之不理。

  不能再这麽下去,我不能再害更多人了!但我该怎麽办?」


○二维空间  第416天  ○

「我等不下去了,我要去找他。离开UF,我将平时最常待着的几个AU的所有时间线以及受害的AU都范围侦测了一轮…


【侦测结果】无反应


  不在我的附近,那他会在哪裡?呃…这绝对是个漫长的寻找旅程。


【侦测结果】无反应

【侦测结果】无反应

【侦测结果】无反应

【侦测结果】无反应

【侦测结果】无反应


  十个小时过去了。划掉萤幕上的清单列表,浓浓的疲惫感让我陷入了自我怀疑,MD…这样找跟SB一样,我干嘛要为了找个陌生人累个半死不活?

  正当我考虑是否回家休息的时候,那个许久没听到的警报声竟然响了,原本弯下去的身躯瞬间吓得挺直!


*又有新人类坠落了…。


  不知道是第几次迎接了呢?希望是个单纯点的人就好了。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回到了UF的遗迹花田。就在进门后的前方不远处,一名棕色短髮、披着白披风的人类站在坑洞的正下方,他抬头望着照射下来的光线。

  原先我以为,坠落下来的都是与福猹同年纪的孩子,但眼前的分明就是个青春期的少年,而且他的模样…我好像在哪裡…?


  『呀,我们终于见面了呢!』高亢的声线让洞窟产生回音,如同3D环绕音响。


*终于?(我察觉有哪裡不对劲。)


  『是啊!本来我是想快点来找妳的,但又怕突然出现会吓到妳,所以就等了个几天!』对方转过身,见到他面孔的那一刻,似曾相识的感觉得到了解答!我想起来了…是瀑布下雨的那张地图、水洼投射出来的人类倒影!

  『啊嘞,妳也没有眼睛?人设原本就是这样吗?』如同一周目的Frisk描述,他的脸部和我一样被阴影所复盖,双眼彻底消失了。


*(人设…这个次元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个词。)我才不会偷懒到连眼睛都不画呢!倒是你,你也是玩家吧!


  『是啊!话说我还没做自我介绍呢?』那个玩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如绅士般将右手放置左胸前,弯腰行礼。


*(这傢伙是主僕动漫看多了吗?)


  『我的ID名为〝No Name〞,妳可以叫我〝N.N〞。如果可以的话请跟着我,我想和妳谈些事情,米蒂亚Midian。』


  …我感觉自己遇到了个中二病。」


*上一篇:点这

*下一篇:

*目录和设定传送门点这

開學了,每次回家就累得什麼都不想畫,這麼久沒更新了sorry😭

☺️大家中秋節快樂!

  經過了今年二月的小波折後,大狗和紅苺變成了公用AU,大家開始有了自己的『骷髏兄弟』,有些私設是優秀的、有趣的,如同上圖幾個例子,雖然設計不同,但各各充滿個性。
可有些純屬惡趣味,甚至還誤導剛入圈的萌新,講真,我很難過。
 
  有時在B站看視頻,會有人在頻論區發表自己討厭紅莓,因為他『虐大狗虐得很爽』,很明顯,他是受到那些惡趣味設定毒害的人。

  或許有人會說:『親媽都找不到了,而且又是公用AU,粉絲圈怎麼設定是他們的自由』。就是因為沒有親媽和官方的保護,這兄弟倆才會被各種二設殘害,沒有人能幫他們證實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胡扯的。

  不只是他們,很多AU都是,被冠上了壓根兒不屬於他們的行為和作風,還像病毒一樣不斷擴散。
  久而久之,幾乎所有人都把這些設定看成真的,因為『大家』都是這麼畫的!但UT圈的各種亂象各位應該都見怪不怪了,作為粉絲的我們應該要有足夠的判斷力,不該接觸到什麼就把它當成官設,這不是污角色清白嗎?

  紅莓大狗作為在我最喜歡的AU,我真心希望他們能有個歸屬,但那是很難的,因為最有希望的人已經被迫放棄了關於他們的創作權。

  喜歡紅莓大狗的各位,那些仗著『公用AU怎麼搞都行』而去添加惡意設定的人,你們怎麼看?

我先說,我覺得噁心死了。

不速之客的日記(九)

○二维空间  第401天  ○
「有时候,我会在前往其他AU的路上遇到他/她。我们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面了,除了閒话家常外,我也会向他/她请教关于代码与编程的东西。

  他/她现在是我的前辈、也是导师。

  第一次见到他/她的事蹟是在视频中,当时真是给了我不小的冲击,也激起了我对那个次元的嚮往。可以这麽说:我进入这个次元完全是受到他/她的启发。

  然而我根本没想过自己有缘和对方站在同一个地方,这麽複杂的宇宙,我俩就像小小的细针,沉进去就找不着影子了,何谈碰面呢?

  可我们还是相遇了,而且不只一次,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

  他/她告诉我,近期进入二维空间的玩家有增多的趋势,我问这是好事吗?答案是否定的。世上什麽人都有,他们的目的如果和我俩不同呢?

*反正世界那麽大,只要不影响到我们各自所在的时间线就好了吧?

  这麽说或许有些自私,但我不可能照顾到整个AU,我没有为了大全牺牲掉最珍惜的东西的觉悟,守好自己的时间线就足够了。

  分别后,我继续前往目的地,那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平行宇宙,所到之处无不盛开着桃花,如同五柳先生笔下的仙境一般。

  伴随着阵阵花香,我和大家聚在树下喝起桃花酒、吃着桃花糕,时不时还和坐在旁边的Sans和Toriel一起吟诗,他们看起来很高兴。

  你们知道我为了和Sans对上话花了多少努力吗?要是我学习时有这麽拼命绝对不会考出那种不上不下的分数了!!

  Papyrus非常讨厌我们的话题,在他出声抗议前,我主动提出想吃腌菜,暂时解决了骷髅的愤怒。

  我很讨厌蔬菜,儘管什麽都嚐不出来,依然反射性的皱起了眉头。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不自觉庆幸有脸上的那块阴影,它让我不必特意控制自己的眼神,因为根本没人看得到。

  聊得太开心了以至于忘了控制酒量,等系统提醒我该离开时早就醉得分不出东南西北,我煳里煳涂的回到了SFR的家中,当时我想:

*头好晕…躺一下好了…

  结果一躺下沙发直接昏睡过去。

  深夜,脚步声让熟睡的我恢復了一点意识,是谁呢?我心想。不可能是Chara或提米,这个时间点他们早睡了,所以说是骨兄弟的其中一人吗?

  声音的主人在我旁边停下,随后布料的感觉盖上了我的身体,棉被?等到对方离开,好奇心驱使我偷偷瞄一眼二楼,只见一个高瘦的身影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当下,心跳清晰得我都能直接听见。」

○二维空间  第403天  ○

「和平的日子持续着,虽然地底世界异常广阔,但居民们而言还是太过"狭窄"。

  缺乏阳光的生活非常鬱闷,课堂上,老师们教导着地表的种种美好,彷彿那裡是仙境一样的地方,孩子们纷纷投去嚮往的目光,我却没什麽感想。

  事实上,如果在出结界后还有剧情,上一个结局触发点便会失效,我就能够走出伊波特山。

  Glitchtale就是这麽一个AU。当我发现自己能下山的时候兴奋极了,脑中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寻找怪物们的踪影,他们平安吗?他们和人类能和平相处吗?他们过得好吗?途中一堆类似的问题不停冒出来。

  靠着系统的帮忙我终于找到了大伙儿居住的城市,也找到了他们的住址,但那时我才意识到…费尽辛苦的努力换来的不过是一场空。

  大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如同一个陌生人,羊妈的那句『妳是哪位?』彷彿利刃刺进了我的灵魂,眼泪也跟着溃堤了。

  我到底在期待什麽?他们什麽都不记得了不是吗?我只是可有可无的外人啊?没有我他们也可以过得很好啊!!!

  我逃走了,激动之下将那几天的日记内容全删了。事后我很后悔,责怪自己永远学不会控制情绪,但都没了还能怎麽办?现在我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什麽时候去的。

  当时我有看见Gaster,他还记得我吗?也许我该去…不,我不想再去了。

○二维空间  第406天  ○

「这几天一直受到系统的提醒,说有不明的代码在四处移动。起初我并没有多想,不就是其他玩家吗?只要别打扰到这儿就好了。

  可各种猜想却在之后不断涌现,甚至影响到我的睡眠品质,该死…好奇心真是致命的东西。

  沿着系统指示,我来到了那个玩家最后一次留下的AU。

  这裡是Underfell的衍生宇宙,世界观和UF很类似、居民也个个不怀好意,即便是早上也很少有人在外面走动(担心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按以上思路,即便是人口集中的镇子也不可能出现什麽太大的动静。

  避免浪费时间,我直接瞬移到雪镇前的存档点,打算避开守卫去雪镇看看。但走着走着,不对劲的感觉在脑中渐渐浮现,起初我没发现是哪裡不对,直到抵达雪镇,心中的石头更加沉重了。

  雪镇一片死气沉沉,不是表面上死气沉沉,是整个镇上一个活物都没有!不管是街道还是房子,到处都找不到居民的痕迹,就连系统都侦测不到他们的数据。

*大家去哪了…?

  突然间,系统的警铃大响!这个时间线的代码…正在崩塌,不对,是在被什麽东西『吞噬』!

  惊觉大事不妙的我第一时间想着瞬移回遗迹,但系统的面板瞬间

跳出了错误通知,然后屏幕变成了雪花屏,完了完了完了!如果连出入口大门都被吞噬掉,那我会永远困在这裡的!!

  死命奔跑成了唯一的逃生办法,在快速窜过的视野中,周围的东西纷纷出现了各种诡异的变化,不同颜色的乱码越来越多、贴图截断,就像身处在Errortale裡!

  最后一刻,我终于离开了那条时间线的范围,就在踏出大门的下一秒,所有代码发出了尖锐的嗡鸣声,接着化作无数的0和1如同沙子般散开了…。

  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下一篇传送门点这

*目录传送门点这

畫畫的期間Underverse 0.4更新了,一邊畫一邊泛淚。

  嗯…算是遲來的50粉互動回饋吧,雖然現在都66了(摀面)

  剛達到50的時候就在想怎麼辦,我這種畫渣畫賀圖肯定不行的,開個ASK嘛…玩梗漫有什麼好問的(不速之客的日記也還沒寫完當時),之後就開始忙期末的東西了。

總之謝謝大家的支持,能被喜歡是我最大的榮幸!

Ps.你覺得我該開針對『Midian』與『不速之客的日記』的ASK嗎?想知道在第389天後還發生了哪些事嗎?請在評論區寫下你的意見。



一周目我差點沒忍住把這朵該死的花給燒毀的衝動。